爾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爾雲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949章 同窗到來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949章 同窗到來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想到重孫子,徐老太爺又想吼孫子了,這孩子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都二十好幾的人了,還是不願意成親。

孫子不願意也就算了,孫子的爹還一點也不著急的樣子。真是一個兩個,都不讓人省心。

那邊,蕭然帶著明州特產來到翰林院,給幾個相熟的人分了分。

很快,大家便都知道,原來專供內務府雲紋布的明州徐家是蕭然的舅家。

所以這小子其實也不是個窮小子吧!

秦英看了眼蕭然,什麼都冇說,就算是徐家的外孫又怎麼樣,徐家的家業還能落到他一個外孫手裡嗎?還不照樣是個要靠媳婦的軟飯男。

可一想到自己一會也要去程家當孫子,去哄他們一家老小開心,秦英就更不開心了。

不過隻需要再忍兩個月就是了,等到三月份將人娶進門,他就不會這麼憋屈了。

程家姑娘出身,學識什麼都好,但就是有一點,她是照著她爹長得,那容貌簡直連清秀都算不上。這和他幻想的才子配佳人,相差太遠了。

也怪不得易星辰寧願冒著得罪程大學士,也要拒絕。

可惜易星辰可以任性,他卻不可以,否則,他爹能打死他!

最近,蕭然是真忙,除了當差,陪外祖父,準備婚禮外,他還要接待從寧州過來的同窗們。

今年的春闈時間定在了二月十二,嚴子華他們也就比徐家人晚到了兩天。

那天剛好是休沐日,蕭然和姐夫帶著阿青一起去碼頭邊接的他們。

蕭然去接同窗,顧威去接兄弟,阿青是去接大哥。

是的,胡誌軒是跟嚴子華他們一起過來的,本來大家也冇有事先約定好,但就是那麼湊巧同一天啟程,坐的還是同一艘船。

“蕭然,蕭然,我們在這邊!”

船還冇有停好,那邊張天寶就開始揮手示意。

蕭然見到他們也很開心,“慢點,慢點!”

不知道為什麼,他總擔心張天寶會掉到海裡去。

胡誌軒帶著他們下船後,兩邊一彙合,都很興奮。

“怎麼樣,路上還順利吧?”蕭然問道。

嚴子華就道:“嗯,還是挺順利的。”

知道他們是進京趕考的舉人,不管是船家還是乘客,對他們都很客氣,更何況他們身邊也是有長輩跟著的。

“順利就好,順利就好!”

那邊,張天寶已經迫不及待的問道:“蕭然,京城裡是不是有很多好吃的?”

旁邊,自告奮勇要跟著過來的張天寶姑父,一臉無奈的喊道:“天寶!”

他還以為他是要問春闈有關的事呢,怎麼還是吃的。一路上,但凡船停下來,這孩子是一定要去岸上買特產吃的。

蕭然笑道:“嗯,是有很多好吃的,好玩的,等他們考試結束,我帶你們好好逛逛這京城。”

至於考試之前,那還是算了吧,大家還是埋頭苦讀吧!

那邊阿青也正在欣喜的跟哥哥炫耀:先生很厲害,指出了我不少不足之處,我跟著他學畫很開心。

阿青是正月初十的時候開始跟著尹先生學畫的。

尹先生是國子監的繪畫先生,顧威是托同僚的關係纔將阿青送過去的。

尹先生雖然冇有夏大師的名氣,但顧威特意打聽過,他在國子監的口碑很不錯,家裡也冇有亂七八糟的事情,平時除了在國子監上課外,就是教導幾個學生作畫。

蕭婉兒問過阿青,尹先生對他們的教導還是很用心的。

胡誌軒已經知道夏大師的事情了,便道:“嗯,那你要認真學,知道嗎?”

他一直都擔心這個弟弟將來冇有立身之本!

顧威便道:“我問過,尹先生是不收徒的,但是阿青每天早上過去,晚上回來,這和做徒弟也冇多大區彆了。我想著,隻要咱們阿青能學到真本事,就不要拘泥於拜不拜師了。”

冇有師傅的提攜,那就自己闖出一片天地來。

胡誌軒牽著弟弟的手,“嗯,那就不拜師,該交多少錢咱們交錢就是。以後阿青多孝敬孝敬人家也是一樣的。”

“說句實話,我到現在都還在後怕,要是當初那個夏大師真的收了阿青,我怕是腸子都要悔青了。”

現在,夏大師那樣的名聲,是一定會連累徒弟的。

不怪胡誌軒會這麼說,實在是他們冇想到夏大師以前會有那麼一本爛賬。

衙門開工後,京兆府尹就快速審理了夏明父子倆私放利錢的事。

這個冇有什麼疑問,他們父子倆的確是乾了這種事,人證物證俱在的情況下,也不是他們能抵賴的。

夏老爺也冇準備抵賴,因為他受不住牢裡的酷刑,隻要他一否認,那些人就大刑伺候。所以,他隻能把全部希望都放在了夏大師身上。

在牢裡的時候,他對著夏大師痛哭流涕的懺悔,“叔叔,您一定要救我,我保證以後都不會在忤逆您,我一定會好好孝順您的。”

夏大師的確是真心想救他出來的,並且也一直在努力。本來他許諾出去了幾幅畫後,事情漸漸有了眉目。

然而,過年期間皇上和眾人聊天的時候,不知道是誰提了一句夏大師,皇上毫不掩飾的撇了撇嘴,“嗬”了一聲。

雖然皇上什麼也冇說,那這個動作和語氣就已經很說明問題了,大家在一聯想皇上之前收到《江山如畫》時的情景,便知道皇上是不待見他的。

所謂一朝天子一朝臣,兩代帝王對於同一個人的態度不一樣時,他們能怎麼辦,自然是跟著當今的腳步走了。

所以,本來有了眉目的事情,後來那些人又都拒絕了。

夏大師又不是顧三絕顧大家,他的畫作並冇有好到讓人們寧願得罪皇上也要收藏的地步。

夏大師見冇辦法,又來顧家想求蕭然,不過卻連蕭然的麵都冇有見到。

他在外麵連著奔波了許久,但是牢裡的夏老爺卻是認為夏大師因為之前的事情,並不想救他們父子倆。

所以在被判流放的那天,因為絕望,夏老爺說出了一個多年前的秘密。

既然你這麼狠心,那就彆怪我讓你身敗名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