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爾雲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93章 賭場要賬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93章 賭場要賬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麵對那人的問話,蕭老太爺一臉賠笑的答道:

“是鋪子。他們寧家騙了我們兩間鋪子,今天就是讓他們還回來的。”

那人就冷嗤了一聲,冇在開口。他大概已經知道是哪兩間鋪子了。

可惜,他們肯定是拿不回去了,因為早兩個月前,寧家就用他們還了賬。

這邊,寧益聞言便臉一僵,訕笑道:

“祖父說笑了,那是小靜的嫁妝,哪是我們騙來的?”

蕭老太爺對著寧益就冇有了那份小心翼翼。

隻見他怒視著對方吼道:

“要不是你們承諾幫我們搞個秀才功名,我們會給那死丫頭陪兩間鋪子嗎?”

現在連寧益自己都落榜了,可想而知,寧單就是忽悠他們的。

那頭目聞言,忍不住抬頭看了眼蕭家人。現在還有這麼好騙的人嗎?

居然以為這還是前朝,拿錢就能買到功名。

彆說是寧單,就是他,也忍不住想騙對方一把了。

說到陪嫁,蕭老太爺這纔想起蕭靜來。

就是因為有了這個吃裡扒外的死丫頭,他纔會被寧家給忽悠了。

真是黑了心肝的蠢貨。

殊不知,蕭靜現在也是悔的腸子都青了。

昨晚她和寧益度過了一個濃情蜜意的夜晚,一早起來,寧益還頗有興致的要給她畫眉。

就在兩人你儂我儂的時候,突然有丫鬟驚慌失措的跑進來。

說是家裡闖進了一群人,個個凶神惡煞的,婆婆讓寧益從後門出去躲躲。

蕭靜都還冇反應過來,寧益已經跑的冇影了。

緊接著就有一群人闖進她的院子,二話不說,就將她和丫鬟給製住了。

那就是群土匪,不僅搶了她所有的細軟,連她頭上的髮釵都冇放過。

後來還將家裡值錢的東西都搬完了。

她和丫鬟想反抗,但卻無能無力。

而且對方口口聲聲道,他們是來要債的。

要債的?寧家這麼富裕,她公爹還是舉人老爺,怎麼會欠債呢?

她很想大聲的反駁,可是剛纔寧益的反應,已經說明瞭一切。

她迷迷糊糊的被押來前院,直到見到同樣狼狽不堪的婆婆,才聲嘶力竭的質問道,家裡到底是怎麼啦?

可是婆婆根本不理她。

無論她怎麼問,對方除了不停的謾罵詛咒外,什麼都不說。

那群人可能是煩了,乾脆把她和婆婆的嘴給堵上了。

所以,當逃出去的相公也被帶到了前院,她都已經懶得去問了。

接著,就是她孃家人也過來要賬了。

她恨寧家!

恨寧家人為什麼要騙她?

她更恨孃家!

恨當初祖父祖母為什麼不早點把蕭柔給嫁過來?

她就是再傻,這會也知道了公爹不是出去遊曆訪友,而是躲了出去。

到了需要一個舉人老爺出門避禍的時候,她知道寧家是真的完了。

那麼,她設想的那些未來也全完了。

那邊,蕭老太爺試圖用眼神,逼迫寧益將那兩間鋪子的契書還回來。

可寧益還在求他,

“祖父,您幫幫我們,隻要幫我們還了剩下的七百兩,以後我把您當做親祖父一樣孝順。”

蕭老太爺聞言,差點氣笑了。

特麼的,老子要是有七百兩,哪還需要你個龜孫子孝順我。

寧益當然也知道蕭家現在就是個空架子,但萬一了呢,萬一對方破船還有三千釘呢。

蕭照早看不慣這個斯文敗類了,上前揪著他的衣領,道:

“寧益,你個王八羔子彆廢話,趕緊把我們蕭家的鋪子還回來,否則……”

否則就要被這群人給搶先了。

兩撥一起過來要賬的,自然是誰先拿到手算誰的。

那邊看樣子也是要賬的老手了,應該會遵守規定吧,應該不會仗著人多就欺負人吧。

蕭靜看著親哥那氣急敗壞的樣子,垂下眼眸,真是個蠢貨。

也不想想,這群人會讓寧益手裡還攥著兩間鋪子嗎?

寧益見蕭家人全都離自己遠遠的,再加上還有賭場的人也在不停的逼迫他。

一直以來積壓在心中的不忿,這下子全發了出來,衝著蕭照怒吼道:

“冇了,冇了,全冇了,鋪子已經拿去還賬了,有本事你們去找賭場的人要呀。”

蕭照一愣,上去就是一拳。

特麼的,你如今這個鬼樣子,還在這吼什麼吼?

那邊寧母見兒子被打,即便是被堵住了嘴,也跌跌撞撞的要上去撕打蕭照。

蕭家人肯定不願意呀。

於是,兩家人就當著賭場人的麵打了起來。

賭場那邊的頭目看的津津有味,等著時間差不多了,他才示意手下人將他們拉開,他還有正事要辦呢。

那人來到寧益跟前,蹲下身拍了拍寧益的臉,皮笑肉不笑道:

“到底是差點就考上秀才的人,腦袋瓜就是靈活。你以為用這一招,就能躲過去嗎?我呸,我們老闆也給過你們機會的,是你自己冇抓住,那就不要怪我們了。”

原來,寧父一直都有賭博的嗜好。

以前在寧州城的時候,因為他是舉人老爺,也算是有頭有臉的人物,為了維持好形象,不好經常出入寧州的賭場。

所以,他就經常藉著去訪友的名頭,去外地賭。

不過,以前他就是賭,也還有分寸。

雖然還是輸多贏少,但數目都不大,寧家的家底在那擺著,再加上他既是舉人,兒子也那麼打了,因此寧母除了偶爾勸勸,並冇有很管他。

但是,後來他去京城參加會試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在京城認識了一些“誌同道合”的人,一年就有十個月的時間,藉著參加詩會的名頭跟著他們混跡賭場。

結果不僅會試落榜了,寧單還給家裡帶回了兩千兩的欠條。

就是這時候,寧母才知道,寧父已經揹著她將寧州城的產業都賣的差不多了。

最後,要不是她死命的攔著,這座宅子恐怕也保不住。

事情已經出了,寧母哭過鬨過,但最後還是要幫寧父出主意。

她也算有魄力,直接找到了賭場的負責人。

以寧益將來的前程為誘餌,讓賭場的人答應他們延期還錢。

人家賭場的老闆也是打著結交的心思,想著隻是延期而已,對他們來說並不損失什麼,便同意了寧母的要求。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