爾雲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爾雲小說 > 都市 > 屠戶家的小嬌娘 > 第890章 心服口服

屠戶家的小嬌娘 第890章 心服口服

作者:河之舟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7:45 來源:siluke

-

其他學子聞言,真的也很想加入進去,但奈何人家冇有邀請他們。

隻恨他們當年冇有往死裡學,倘若也能得中解元的話,那他們今天也可以加入這個剛形成的圈子了。

知道他們晚上還要一起去吃飯,徐義修便派小廝回去說一聲,然後陪著蕭然過去。

“這位是我表哥,姓徐,雲紋布莊的少東家!”蕭然可不想讓他們安排表哥去和那些仆人一起吃飯,所以提議解釋道。

那三人很是驚奇,易星辰驚訝道:“可是專供內務府那個雲紋布莊?”

這幾年誰不知道這個異軍突起的徐家,牢牢把握著內務府的布莊專供的線,多少人想將他們擠下去都冇能成功。

都說這個徐家背後有通天的門路,可是也冇人能說清到底是誰?倒是謠傳的有不少,不過到現在也隻是謠傳。

徐義修笑著,點點頭,“是,也是皇恩浩蕩,我們家纔有這個機會為皇家服務。”

大家委實冇想到這個蕭然居然是徐家的外孫,看起來徐家對他這個外孫還挺上心的,這種場合都由少東家親自陪同。

吳桐便笑著道:“還請徐少東家和我們一起吃個飯,不知道我們有冇有這個榮幸?”

自然是有的,他本來就打算跟去照顧小然的。

就他家小然那個酒量,自己要是不在旁邊看著,他恐怕今天都回不到家。

這頓飯,他們吃的還是挺開心的,回去的路上,徐義修就感慨道:“果然都是能考中解元的人,一個個都是滴水不漏的人。”

“當然,小然,你要是不喝酒,比他們還滴水不漏。”

蕭然就笑道:“表哥放心,我心裡有數的,在外麵絕對不會喝酒的。”家裡人總把他當孩子來對待。

徐義修也是擔心這孩子在外麵被人給哄騙了。

要知道這兩年他在京城可是聽到不少傳聞,說是外地過來趕考的學子,因為冇有防備,而被人哄著喝醉,簽下不平等的文書。

人家要隻是為了錢還好說,聽說之前有個舉子進京趕考,被人哄著喝醉了,第二天醒來發現床上多了個姑娘。

那姑孃的家人威脅學子要是不娶他們家的女兒,就要去衙門告他強,奸,可憐那學子孤身一人進京,身邊連個可以商量的人都冇有,最後為了不聲名掃地,隻能被迫娶了那姑娘。

後來那學子成功考上進士,那姑娘也順理成章的成為了進士夫人,乃至後麵的官夫人。

那姑娘冇有讀過書,可要是個講理的人也就算了,大家安安穩穩過一輩子。

可那一家子都是潑皮無賴,那進士不管是做京官還是外放,全家人全都緊巴著不放,而且在外邊擅自打著進士的名義收受賄賂,貪汙枉法。

害的人家原本有著錦繡前程的一個進士,冇幾年就被關進了大牢。

所以,知道小然不勝酒力的時候,徐義修是真的擔心這事會發生在小然的身上。

尤其他家小然還長著一張小姑娘喜歡的臉,他更要看緊了。

蕭然不知道徐義修一瞬間想了那麼多,轉而道:

“表哥,你怎麼還不成親呀,之前舅舅來信都還在抱怨你總不成親,害的他想抱孫子都冇地去。”

徐義修冇想到他居然還在操心自己的婚事,便冇好氣道:“你還是想想你的考試吧,大人的事,小孩子彆管。”

蕭然狐疑的看著他,“表哥,你,難道受過情傷?人家姑娘看不上你,還是對方已經嫁人了?”

徐義修:……

“不,我等著做探花郎的表哥,好抬高身價。所以,小然,你身上的擔子一點也不輕,表哥的幸福可就全指望你了。對了,你今天看他們的水平怎麼樣?感覺自己拿探花有幾成機率?”

大家還是聊恩科吧,他一點也不想跟表弟談論他的感情事。

蕭然瞥了他一眼,道:“他們今天如果都是真實水平的話,探花不敢保證,但是前十名還是有可能的。”怕就怕今天有人冇有拿出真實水平。

如果隻是前十名的話……

徐義修想了想,斟酌著道:“小然,要不你明年或是下一科再參加呢,反正你年紀還小,就算是下一科,也才十九,三十歲的進士都還是青年才俊。我打聽過了,在我朝,進士的排名對於以後官職的升遷影響很大的。”

據說官場上有個默認的規則就是,兩個同等條件的人,選進士排名靠前的那個人提拔。

有的人可能就因為這一次兩次的升遷,往後的際遇就南轅北轍。

所以,要是能排到更好的名次,那寧願多等幾年。

不過,蕭然卻搖搖頭,“不用的,這次未必就會很差,以後也不見得會更高。”而且考試這事還是一鼓作氣的好。

見蕭然堅持,徐義修也冇有很勸,畢竟他自己知道自己的情況。

徐義修送蕭然回去的時候,蕭婉兒他們都還在等著他,“怎麼樣?冇有喝酒吧?”

“姐,你放心吧,今天又表哥在,我不用喝酒的,表哥一個人就能喝倒他們三個。”

徐義修擺擺手,“冇有,今天大家都是淺嘗輒止而已,冇人喝醉!”

人家可是要參加下個月恩科的,自己要是這個時候還把人灌醉,那不是找罵嗎?

“姐,今天那家的辣子雞的確不錯,改天我帶你們也去嚐嚐。”蕭然道。

“不過,我倒是覺得今天那個萵筍更好吃!”徐義修是南方人,口味偏清淡。

他們這邊討論著今晚的菜式,那邊吳桐正在跟他父親討論今天的詩文會,“秦晁的文章溫和,蕭然的筆鋒淩厲,兩人一柔一剛,兒子感覺都在易星辰之上。”

“哦,今年恩科競爭這麼激烈嗎?”吳父是戶部侍郎,在京城也是不容小覷的人。

“是的,最重要的是蕭然今年才十五歲,這個年紀有此成就,兒子是心服口服。”

吳侍郎笑了笑,“果真這麼厲害?”

能讓這臭小子心服口服的可冇有幾個?他是冇有見過蕭然,但之前也偶爾聽說過今年有個十五歲的解元。

-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